篮球视频足球视频电视综艺
首页 » 网络电视

hg008//赵作海今日举行婚礼 向前妻发出最后通牒(图)

发布时间: 2019-11-07[圖片]大[兒子 的英 文:Son]趙西良的結婚照,趙作海說:“俺兒跟人家不般配,人家長得好得多。” [圖片]趙作海家的二層小樓馬上就要修好了

本報[記者 的英 文:journalists] 牛亞皓 [河南 的英 文:Henan]商丘為您攝影報道

父親趙作海

婚禮:農曆六月初四(暫定)

“新娘”:53歲,四川人,已守十年寡,但趙作海稱仍願給前妻“最後[一次 的英 文:Once][機會 的拚音:jī hui]

兒子趙西良

婚禮:7月17日,農曆六月初六

新娘:25歲,曾離異,有小孩,長相漂亮,個子高挑,身材豐滿

苦盡甘來的趙作海,要結婚了。他向前妻下了最後通牒:再不回就沒[位置 的拚音:wèi zhi]了。

一家[婚姻 的英 文:marriage]介紹所重新給他介紹了對象,是個四川女人,趙作海相中了。

今日(農曆六月初四),趙作海要給[自己 的拚音:zì jǐ]舉行簡單的婚禮。兩天之後,他的大兒子趙西良也要結婚。

媳婦有了,兒媳婦也有了,趙作海,就[這樣 的拚音:zhè yàng]慢慢兒地享受兩天吧。

喜慶午後

趙作海坐在新居的新椅子上,一隻手拿起豆角往嘴裏塞,另一隻手死死地抓住一瓶鹿邑大曲,歡喜得快要抱在懷裏〖hg008人事、纪检〗。

7月13日,農曆六月初二,河南商丘市柘城縣老王集鄉趙樓村■hg008平台■。午後,陽光熾熱。趙作海坐在新居的新椅子上,吃紅塑料盆裏的涼調豆角。豆角鮮嫩,沾著芝麻醬。趙作海一隻手死死地抓住一瓶鹿邑大曲,歡喜得快要抱在懷裏。他臉色紅漲,雙眼迷離,“嘶~滋~”,點煙蹺腿,又喝了一口白酒,扭頭看新電視,地方台正在放的是無聊的醫藥廣告。電視機旁邊擺著VCD,碟片是清一色的豫劇,他翻出一張,隻聽是那《朝陽溝選段》:

自從孩子[離開 的英 文:absence]家,[知道 的英 文:knew]你心裏常牽掛。

[出門 的英 文:go out]沒有帶被子,失急慌忙她離開家。

做了一套新鋪蓋,新裏新表新棉花。

狗皮襪子無反正,誰家人舌頭不磨牙。

……

趙作海聽得手舞足蹈,根本沒[在意 的英 文:mind]院子裏跑進來一隻小雞。這小雞鑽進新居漆得紅光發亮的鐵大門,它顛著屁股,走過院子的水泥路,徑直走到了趙作海新居堂屋,眯眼蹲了下來。 “奶奶的,這是誰家的小雞兒?!”趙作海發現小雞,突然大聲喊,但並沒把它轟出來。趙作海他跺滅煙屁股,轉身來到另一間偏房裏,從紙箱裏又撈出來一把鞭炮,再看看。大紅炮,一共6把。“不夠不夠。還得買。”趙作海嘟囔著。

這間偏房裏擺滿了河南公檢法係統人士送來的油米麵和飲料等物。一家[深圳 的拚音:shēn zhèn]公司的董事長還給他送來一大瓶藥酒,用來催黑剛長出來的頭發。一位北京的律師又打來電話,要趙作海給他下請帖,坐[飛機 的英 文:用來打的]來參加婚禮。

漂亮兒媳

鄰居說,趙家兒媳長相漂亮,個子比趙西良高出一頭,身材豐滿,皮膚白。

再過兩天,農曆六月初六,就是趙作海的大兒子趙西良結婚的日子。趙西良,25歲。之前一直在北京打工。趙作海被無罪釋放,他也被村支書叫回老家。回家後,遠近的媒婆踏破門檻。在相親十餘次之後,趙西良終於相中了一個[女孩 的英 文:girl]。這女孩家在二十裏地外,與他同歲,曾離異,有小孩不歸自己。趙西良鄰居說,她長相漂亮,個子比趙西良高出一頭,身材豐滿,皮膚白。趙西良與她合影的大頭貼上,她明眸善睞、手指修長。大頭貼是7月11日在老王集拍的,兩人還在一家照相館拍了[婚紗 的英 文:wedding dresses]照。

趙作海也相中了這個兒媳婦。兒媳婦還沒過門,他[已經 的英 文:have been]花了六萬元。“壓福”([當地 的英 文:local]方言:送彩禮)壓了三萬一,“上車”給了一萬一,“下車”一萬一,給兒媳婦買摩托車、手機花了四千八,給兒媳婦“送枕頭布”、“三小車”又花了兩千多,兒媳婦“端茶”又送出一千。“在當地,這屬於很高的標準了。”鄰居說,一般“壓福”花個一兩萬,[其他 的拚音:qí tā]的其實都[可以 的英 文:can]省了。趙作海不想省。他說自己有錢,不想當“老鱉一”(當地方言:摳門、小氣之意)。六月初六,他還要在新居院子裏“擺桌”,請“公社”領導來喝喜酒,“大家都高興”。

六月初三下午,蜜罐中的準新郎趙西良卻有點不高興。他以自己的招牌動作蜷縮在另一間偏房的床上,床鋪淩亂,他的頭發淩亂,眼神也淩亂。他的皮鞋上布滿泥巴,繩子般的褲腰帶鬆垮著,襪子分不出是白色還是灰色。

記者:“你對你媳婦是一見鍾情嗎?”

趙西良:“一見鍾情是什麽意思?”

記者:“就是你一看她就[喜歡 的英 文:enjoy]上了她。”

趙西良:“嘿嘿,是咧。”

記者:“你怎麽有點不高興?”

趙西良:“我去叫俺媽了,俺媽不來。”

記者:“叫你媽幹啥?”

趙西良:“和俺爸結婚。”

最後通牒

12年前,趙作海有媳婦,1998年趙作海被抓後,媳婦改嫁了。如今,趙作海給前妻發出最後通牒:“你要現在回來還有你的位置,過了今天就沒你事兒了。”

趙作海也要結婚。並且趕在兒子結婚之前,六月初四。他的“原則”是,兒子結婚在拜完天地後要拜[父母 的拚音:fù mǔ],拜父母時不能沒有媽。換句話說,他不能沒有媳婦。

12年前他有媳婦,同村的趙曉起。兩人屬“自談對象”,結婚時,趙作海29歲,趙曉起19歲。生了三個兒子和一個[女兒 的拚音:nǚ ér]。1998年趙作海因“無頭屍案”被抓走,家就塌了,隨後趙曉起改嫁了。如今,趙作海也想給兒女找回親媽,幾次三番托趙西良到趙曉起家勸歸,甚至動用“公家”名義嚇唬她犯了重婚罪,他還親自去勸說“你回來就享福,不回來就受罪”。即便這樣,趙曉起還是沒回。

趙作海有點生氣。六月初二,他再次派出趙西良,向趙曉起下了最後通牒:“你要現在回來還有你的位置,過了今天就沒你事兒了。”

趙作海顯然有第二手[準備 的英 文:ready to]。當地一家婚介所給趙作海介紹了一個對象,幾天前兩人在新居裏吃了頓飯,彼此心有靈犀。這女人53歲(比趙小5歲),四川人,已守十年寡,[不久 的英 文:shortly]前來給嫁至柘城大仵鄉的女兒看家。見麵那天,老太騎著自行車來到了趙作海家。趙作海說,如果前妻執拗不回,在六月初四就將四川老太拉回家完婚。“婚禮簡單,俺倆又不磕頭。”不過,趙作海還是[希望 的英 文:hope]給前妻“最後一次機會”。

六月初二下午,下完最後通牒的趙西良垂頭喪氣地回[來了 的拚音:lai l]。看樣子,這次勸歸行動很不樂觀。鄰居勸趙作海再親自去一趟,趙作海說:“我丟不起那個人。”又說:“我還忙著呢!”

二層小樓

柘城縣政府花了10萬蓋起這處新居後,再預支12萬給他建一座二層小樓。如今已經蓋了一層,再有十來天就完工了。

趙作海在忙著蓋房。這次不是平房,是二層小樓。獲得65萬元的賠償前,趙作海從河南公檢法係統和當地政府領導手中接了幾萬元。簽了65萬賠償的協議書後,其叔趙振舉罵他,他[覺得 的拚音:jué de]也虧了,忙追索賠款。柘城縣政府花了10萬蓋起這處新居後,又花8000元在鄰居隔壁給他買了一塊同樣大小的地,總共預支12萬元再給他建一座二層小樓,上下各三間。如今已經蓋了一層,再有十來天就完工了。

趙西良夫婦將[成為 的拚音:chéng wéi]小樓的主人。趙西良二弟趙留濤、三弟趙三高回老家幾天又回北京打工去了。趙作海的願望是,兩人今年都要訂婚。不過,要[滿足 的英 文:meet]這個願望,兩處宅子、十間房並不夠,趙作海還將在父親的老宅院上再蓋房。

地也是要分的。幾天前,曾給趙作海養活了兩個兒子的杜金慧,將趙作海的三畝三分地還給了他,趙作海很快就種上了玉米。如今,趙作海已有五畝多地。

趙作海說,他漸漸適應了農村的生活,精神比原來好了很多。他的頭發長了出來,兩邊白發,中間灰黑。他說,在深圳藥酒的作用下,頭發慢慢就黑全了。還說,剛去醫院檢查了身體,除了血壓高外,什麽毛病沒有。“錢有了,房子有了,地有了,媳婦和兒媳婦都有了。”

但,他在村中的人際關係還是一塌糊塗。兒子結婚那天,他聲明不請同村人。前兩天,他還和叔叔趙振舉吵了一架。如今,趙作海在村裏常常碰見杜金慧和趙振裳。碰見了也不說話,就像陌生人那樣。

對話趙作海

“她沒丈夫,我沒妻子,就是合法”

記者:都有誰要來參加婚禮?

趙作海:外地很多人說來。我說,不中,人太多。全國電視台的記者我都[認識 的英 文:known]。(結婚這事兒)蓋都蓋不住。

記者:你兒媳婦挺漂亮的。

趙作海:說句不好聽的話,俺兒跟人家不般配。人家長得好得多,個頭比俺兒還高。

記者:看來你很滿意。

趙作海:不滿意我能掏那錢麽。

記者:你為啥掏那麽多錢?

趙作海:國家給了咱錢,咱不想裝老鱉一。

記者:你大兒呢?

趙作海:去他媽那兒了。這是最後一趟。要回就回,不回就沒她的位置了。

記者:你自己不是也找過她?

趙作海:找過她一回。我說你要享福就[回去 的拚音:hui qi],要想受罪就留下來,後果自己設想。老夫老妻的,你不管多醜我可沒嫌過你。我要不是那錯案坐牢十多年,我咋能沒媳婦兒?

記者:你上月不是給我說不想找媳婦了嗎?

趙作海:兒子結婚了,就剩我自己,心裏很不平靜。沒有女人不像家。孩子結婚了,自己在家沒啥意思,不然急出毛病了。

記者:你更喜歡前妻?

趙作海:她是俺村的,俺自談的,有[感 的英 文:sense]情。

記者:你找這個四川人咋樣?

趙作海:我要求不高,隻要會做飯、洗衣裳,就可以了。

記者:當時你們見麵時你心動沒?

趙作海:咱就是找個做飯的。

記者:她同意是吧?

趙作海:聽那個話音是沒[意見 的拚音:yì jian],有意見人家也不會來。再說,她沒丈夫,我沒妻子,就是合法的。

記者:杜金慧幫你養活兩個孩子,你給她點補償沒?

趙作海:她種了我五年地,實際上養活了孩子一年。種五年地就吃一年飯,這不叫補償嗎?

記者:其實這次見你變化挺大的。

趙作海:我受了十一二年苦了,就這樣慢慢兒地享受兩天吧。

新聞回放

1999年5月8日,商丘市柘城縣老王集鄉趙樓村發現一具無頭、膝蓋以下部分缺失的男性屍體。柘城縣公安局立案偵查,認為死者是該村1997年失蹤的村民趙振裳,並認定趙作海為犯罪嫌疑人。在刑訊逼供下,趙作海在公安機關做了9次有罪供述,最後被追究刑事責任。

今年4月30日,失蹤多年的“被害人”趙振裳回到柘城縣家中。5月9日,冤枉坐牢11年之久的趙作海被宣布無罪釋放。

提示
ゾ.组图:安徽巢湖一座水泥厂爆炸4人死亡 ゾ.吉林化工学院院长高维平被立案侦查 ゾ.美国企业援建灾区小学 获誉最环保节能小学(图) ゾ.赵作海今日举行婚礼 向前妻发出最后通牒(图) ゾ.人民日报刊文谈十八大:读懂当代中国新契机 ゾ.深圳防护棚坍塌9死事故 事发时工人未系安全绳 ゾ.石家庄铁路普通列车车票预售期调整为10天 ゾ.朱元璋故里安徽凤阳规定姓朱游客可免费游景区 ゾ.日首相向多国频提钓鱼岛问题批评中国反日示威 ゾ.河北秦皇岛一家淀粉厂爆炸7死5失踪
该频道热门节目录像回放:
该频道的其他信号:
评论-列表
102TV评论专区:
sitemap.xml